航空史話
兩代黨家人 一世報國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4-10-28
  • 0

麻栗坡上祭英魂

爸爸媽媽,最近部隊訓練很緊張,準備要打仗了,我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為祖國立功,為你們傳喜報。戰爭是要死人的,如果我犧牲了,請父母不要難過,那是光榮的……姐姐,如果我犧牲了,請姐姐替我贍養父母……

——烈士黨振明的最后一封家書

巍巍青山,時有鳥兒飛過,劃過天空的幽寂。蒼松翠柏,伴著937名烈士,更顯肅穆。清明時節,悲雨綿綿,麻栗坡烈士陵園,81歲的黨慶祝老人在多年之后再次踏上這片熱土,禁不住淚流滿面。

這里安放著的是老山、八里河東山、扣林山地區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光榮犧牲的烈士,他們大部分都是20歲左右的孩子,黨慶祝老人唯一的兒子就在其中,9排38號,這串數字早已留在黨老刻骨銘心的記憶中。墓碑前,只見一張臉龐清秀的戰士照片,永遠地定格在了他的青春時代。上書:黨振明烈士,35211部隊74分隊戰士,共青團員,貴州省平壩縣人,漢族,1962年1月生,1982年1月入伍,1984年4月29日在老山地區對越自衛還擊作戰中英勇犧牲,追授三等功。

“兒啊!爸爸過得很好,你是為保衛祖國和人民犧牲的,爸爸想得通!爸爸就是想你啊!”一路走來,老人堅強樂觀,可是此刻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悲痛,撫碑追思,盡是傷感。

年年清明雨寄哀,漫漫山花泣血開;歲歲墳前添新土,拳拳深情悲中來。在來時的車上,老人向我們講述了兒子的故事。在小時候讀書時,黨振明特別崇拜董存瑞、黃繼光等英雄人物,聽的廣播、看的很多小人書也是戰斗英雄的故事。后來初中畢業了,沒上多久的班,就想去當兵。“這是他從小的志向”,老人回憶說。送兒子走后,黨慶祝在家難過地哭了。“誰不愛自己的兒子啊!”老人感慨地說。黨振明是機槍連二手,開戰第二天,他們掩護步兵沖鋒,他的手不幸被炮彈碎片擦傷,步兵連的班長讓其回去休息,他一甩手,“這算啥!輕傷不下火線”!跟著部隊又向前沖刺,翻過一個山坡,對方的火力威猛地掃射,這位一米八的漢子不幸中彈。當時天空下著大雨,從戰場下來,他感冒發燒,傷口感染,不幸犧牲。 經過多方打聽,從一個轉業軍人那里,姐姐黨素霞知道了弟弟犧牲的消息。黨素霞一直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兩位老人,只是說我們去部隊吧,隨后她暗暗準備了掃墓的用品。從昆明下火車,再坐了一天的汽車,第二天他們到達部隊。一到部隊,看到每個房間都貼上了封條,他們的心拔涼拔涼的,黨振明的母親一直在哭。部隊留守人員招待了他們,并于第二天由一個從前線回來的通信兵帶領他們去了烈士陵園。

到了麻栗坡縣后,到處都是當兵的,我們就開始買東西,準備給弟弟掃墓,有一個當兵的,給部隊買了兩大筐雞蛋,我的母親就去到他那里準備買幾個給弟弟,可那個當兵的就是不要錢,我的母親就又哭了,那個當兵的就說:大媽你不要哭了,你兒子是光榮的,你要是再哭,我這兩大筐雞蛋都給你了!黨素霞說道。

之前留守人員就說過,因為正在打仗,只為陣亡烈士修了土堆,還沒來得及修墳墓,但是到了跟前,此情此景,他們悲痛到了極點。父親黨慶祝撫摸著木牌上兒子的名字失魂落魄,母親當場昏厥,被烈士陵園的工作人員陳惠香背下山,可當她醒來后又上山了,用雙手在墳堆上刨,仿佛要把兒子挖出來,結果再次哭昏過去,如此反復三次,陳惠香就背了三次,此后兩家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逢年過節,陳惠香就把自己家過年吃的分出來替無法前來掃墓的家屬祭奠。這次去,他們再一次看望了已退休的陳惠香,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航空報國三線人

“烈士是什么?就是犧牲你一個,幸福千萬人,就是保家衛國,為了千萬百姓的安居樂業,所以我不能對國家有這樣那樣的要求,不能給政府添麻煩。”

——父親黨慶祝

“老黨頭,你傻啊,就這么一個兒子為什么還要讓他去當兵?”每當人們這么說他時,他總是笑一笑,因為他太了解兒子了,為國捐軀,死的光榮,而他作為烈士的父親,受到了黨和政府、人民群眾的尊敬,他覺得值了。

1966年,是黨慶祝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上世紀60年代中期,中國出于應對國際形勢的需要,毛澤東向全國人民發出了“打一場惡仗”的號召,于是“備戰、備荒、為人民”“好人好馬上三線”的口號響徹天南海北,一批批科技精英、先進生產工作者從北京、上海、沈陽、哈爾濱等大城市出發,跋山涉水,來到祖國的深山峽谷、大漠荒野,用幾代人的艱辛、血汗和生命,建設后方軍事工業基地。黨慶祝一家就是典型的“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一家三代人都在這里扎下了根。1966年黨慶祝帶著妻子和三個孩子從沈陽黎明機械廠來到了貴州紅湖機械廠(現為中航工業黎陽公司一分廠),一路顛簸,到達貴州后,看到滿目的荒山和窮困的城市,妻子止不住地掉眼淚。白天他們干生產搶設備,晚上建廠房修公路,住著牛棚干打壘,忍著濕冷和燥熱,艱苦創業,壯志滿懷,航空報國,用自己的一雙手,在荒涼的山溝溝里建設出了一座座高科技現代化的工廠。作為三線創業者,黨老淡淡地說:“到祖國需要的地方去,光榮!”

從小,黨慶祝就吃遍了各種苦。雇農出身,受地主財主欺負,半天糠來半天糧,父親50歲時有了他,上有三個哥哥。大哥被國民黨深夜抓去當了苦力,在戰爭中被炮彈打傷,30歲就早早地離開人間。三哥參加抗美援朝戰爭,轉業后兩個月,剛剛用轉業費娶了老婆,就去世了。1970年,在“文革”中,他被扣了帽子,判了五年,曾經他也有去死的念頭,在一場暴風驟雨中,他還是堅強地挺了過來,1974年獲得平反。在被關閉期間,堅強的妻子靠每月30元的工資帶著4個孩子艱難維持生計,終于等到他平反,恢復原職,他們的生活才步入正軌。用黨慶祝老人的話說,就是“知道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所以更懂得珍惜”。

最愛紅色五角星

“我是永遠不會忘記這段歷史的,更感謝為烈士的家屬做了很多事情的志愿者,他們年年做,甚至還有90后的大學生,謝謝你們還記掛著烈士……”

——姐姐黨素霞

這輩子令黨素霞最后悔的事莫過于答應弟弟去看他,卻未能成行。姐弟倆從小感情深,弟弟入伍走的那天,因為拿的行李多,她擔心弟弟累著,貓著腰插在新兵隊伍里幫他提,正好天黑,她跟著新兵隊伍一直送到火車站。

1988年黨素霞去湖南看病,晚上沒事去外面走走,正好走到當地縣武裝部,應征了很多新兵,“我在那里呆了很久,同時就想起了弟弟當兵走時的情景,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她說。聽說隊伍第二天早上三點出發,在他們出發之前黨素霞趕到了縣武裝部,跟隨隊伍的后面,她一直走到火車站,直到列車從視線消失。“那時弟弟已犧牲四年了,我仍然想得厲害。”

長姐如母,此次前去,黨素霞從家鄉帶了各種祭品,當家鄉的黃土灑在弟弟的陵墓上時,撫摸著弟弟的照片,她痛哭流涕。那年她的母親兩三天頭發全部變白,沒想到在和平時期會遇到戰爭,唯一的兒子,眼看著馬上就轉業了,可以全家團聚了……在母親最后病重期間,仍然在想她的兒子,甚至提出要和兒子埋在一起,女兒說那是不可能啊!母親就說:那就把我埋在他對面的山上。后來弟弟的故事逐漸成為一種情結,一種對紅五星的情結,時時刻刻伴隨著姐姐的生活。/p>

2012年在清明為弟弟掃墓的時候,她拿起了毛筆,將一個個烈士碑上的紅五星再一次描紅。“我深深地愛著紅色的五角星。”她說。

“老山蘭與木棉花”是她的網名,取自老山上兩種最具代表性的花朵。在她的網絡空間里到處都是有關這場戰爭以及烈士家屬、老兵、志愿者的故事。很多時候,她都不禁被這些人物的事跡打動而潸然淚下,這里有著太多的真情,生死戰友情、骨肉同胞親情以及志愿者默默付出不圖回報的奉獻精神。他們中很多人或者在默默地做著善事或者慷慨解囊相助,但他們自己的生活卻相當窘困。黨素霞沉醉于這些,并與天南海北的他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人都有自己追求的方向,有的人追求物質,而有的人追求心靈的歸屬,人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經營生活,以追求人生無悔。

后記:兩代黨家人,一世報國情。以身殉國是報國,艱苦創業、立志航空是報國,感恩社會、回饋國家是報國,傳遞真善美、幸福你我他是報國,珍愛和平、真情生活亦是報國。只愿我們的國家更加強大昌盛,人民生活更有尊嚴,社會和諧更具內涵。 (作者單位為中航工業黎陽)

記者手記:4月3日到5日,中航工業黎陽為了圓老人祭奠英雄兒子之夢,也為了在清明時節緬懷革命烈士,由公司領導安排,多部門配合,驅車1800公里,到云南邊陲麻栗坡烈士陵園祭奠英烈,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敬獻花圈,為黎陽退休老職工黨慶祝的英雄兒子掃墓。黎陽集團公司的原職工,特意從上海飛過來看望戰友。也從他們的口中,記者得知,在黎陽仍有十余人的老兵戰士,他們或已退休,或還在崗,默默地工作在我們的身邊……

現在黨振明烈士的父親黨慶祝老人身體仍然健碩,并且還時不時騎著自行車在家屬區溜達,離退休管理辦的人員一再勸他,他還是像個頑皮的孩子不聽話,并時常念叨著一句“我最大的恩情就是感謝共產黨,感謝組織對我的關心和照顧。”在這里,祝愿我們的黨老身體健康,快樂幸福!

北京pk10开奖记录历史记录